香港六合彩公司|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技巧|香港六合彩特码|北京赛车pk10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爱情散文 >> 内容

后果(假结婚)

时间:2017-8-8 6:01:16 点击:

  核心提示:我想哭。眼泪慢慢地盈满了眼眶, 在我跟着征婚人的一句: I do! 终于落了下来。 轮到新郎亲吻新娘的时光, 泪水已经湿满了脸颊。 浩有点迟疑, 但最终唇还是在我脸上轻轻地滑过。当一切程序走完后。 我心里堵堵的。 还要拍照, 还要装幸福。 因为照片是要给移民局看的。I don’t! I don’t...
我想哭。 眼泪慢慢地盈满了眼眶, 在我跟着征婚人的一句: I do! 终于落了下来。 轮到新郎亲吻新娘的时光, 泪水已经湿满了脸颊。 浩有点迟疑, 但最终唇还是在我脸上轻轻地滑过。 当一切程序走完后。 我心里堵堵的。 还要拍照, 还要装幸福。 因为照片是要给移民局看的。 I don’t! I don’t I don’t 我结婚了, 人生第一次结婚。 没有礼服, 没有鲜花, 只微微涂了点口红。 再看看伴郎伴娘, 一个穿着T恤短裤, 一个穿着拖鞋。 而新郎皓则是僵僵的, 忙着在张罗和检查还缺什么。 这虽然是假结婚, 也就是纸婚----只是在纸上结婚。 但怎说也是我从小梦寐的婚礼, 却是这样。 曲终人散。 回到家, 终于只有皓与我。 “今早, 你哭了。” 皓皱着眉。 “皓, 你懂吗, 每个女孩心底都有一个梦想。。。” “辰, 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做什么吗? 我们在骗你的PR. 我们只有非常小心, 把一切细节做得完美, 才有机会成功。 你不要给我来无用的情绪。 这样只会坏事的。” “辰, 收起你的矫情, 我不是你的鸿, 我不会惯你的。” 皓说完, 便转身进了他卧室。留我一人在客厅。 这么粗鲁的人, 鸿怎会和他做朋友的。 但鸿信誓旦旦地告诉我: 皓是帮我们的最好人选。 第一, 他只比你大两岁, 年龄相当, 第二, 有新西兰的受教育背景, 英文非常好。 第三, 人品相当佳。 只要他答应他一定会尽全力的。 第四。 这个人很聪明。 第五, 他缺钱。 这就是鸿, 什么事他前前后后一定会想周全的。但是他有没有算到我的情绪呢? 也许, 在一个大项目中。 有些小事情应该忽略不计的。 比如我的感觉。 这个大项目就是完成了后我可以做鸿的事实太太。在新西兰的太太。 既定了目标, 我们就要排除一切困难, 想目标奋勇直前。 这点素质我还是有的。 日子是没滋没味的。 白天我在寿司店打工, 晚上回家, 我收拾房子, 清洁厨房。 皓也不回来吃晚饭, 就是回来他也会带个外卖。我独自一人, 经常就是在方便面里放点菜放点火腿肉和一个鸡蛋。 在这种乏味的日子里, 我发疯地想念着鸿。 但是鸿说过不可以联系的。 “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就是榨取其剩余价值。”马克思这样说。 反正我到了新西兰, 已经做好了被剥削的准备。 但是, 马克思, 他们不但要剩余的价值, 还要我本来的价值。 怎么办呢? 他们连最低的工资都不给我, 包括带薪假期, 带薪病假通通不给我。 做了半年多, 换了老板, 竟然也要把我换了。 然后我就落到了无法生存的窘境。 怎么会这样呢? 我为什么要来? 我为什么要有这么大的项目? 我是一定要做鸿的太太吗? 我坐在沙发上胡思乱想着, 重复地检讨着。 我没注意皓竟然没有象往常一回来就躲进自己的房间, 而是坐在我对面看着我:“出事了吗?” “没有呀。” “你看上去不对呀。” 我看出了皓的诚恳。 于是我把失业的事说了出来。 皓沉思了一会:“鸿没给你生活费吗? 你一定要这份工作的吗?” “鸿是给了我钱了。 但这是两码事。 我不认识鸿, 难道就要饿死吗? 我最起码要有养活自己的能力吧。 更何况我做得那么认真。” “我明白了。 明天我把他们应给你的钱要回来。 然后你去另外找份工, 好吗?” “真的?” 我半信半疑。 第二天, 皓拖着我, 十指相扣地走到我老板面前, 以丈夫的名义交涉。 结果老板给了一张二千多的支票。 “你是怎样做的的?”我不可置信地问。 因为我听不懂英语。 “我只告诉他如果他不给足你该得的, 我们就走法律程序。 那么政府部门就会来查账的。” “你好厉害。”我崇拜地看着鸿。 “不就二千多个DOLLAR, 至于吗?”鸿冷冷地回我。 但我分明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笑意。 一下午, 我炖了鱼汤, 烧了几个上海小菜, 通知鸿回家吃饭。 欠的情, 还是还了好。 我看到了皓的满脸不相信。 他真的吃了好多。 吃得津津有味。 我恍惚间, 有了幸福的感觉。 吃得心满意足的皓, 脸上的线条也柔和了起来。 “没想到, 你还能做这么地道的上海菜。” “废话。 我也只会做上海菜。 再说, 这是上海女孩的基本功而已。” “但我问过鸿, 他说你是不会煮菜的。” 是吗? 那当然!和鸿在一起, 哪有机会呀。 我们去的最多的地方是俱乐部, 夜总会, 还有高级饭店, 哪有我的机会呀。 “我为什么要给他煮? 他又没有替我报仇。”话到嘴边, 变成了这样。 “那你自己每天都吃得很潦草的。为什么不好好煮呢。” 原来他有注意我。 “我一个人, 没心情。 食品只有分享才吃得出好来。” “我可以搭伙。 当然希望你不要有压力。 我吃啥都可。” “好的呀。” 不管你喜欢或不喜欢, 日子在按照它自己的速度在进行着。 和皓的相处也越来越融洽。 我们还不时地在奥克兰周边做一日游。 拍了照, 做给移民局的凭证。 也不时地和中国人及外国人一起吃饭, 并留了照。 鸿还是不可以联系的。 每一次的他匆匆来电, 也不顾我哭得稀里哗啦, 匆匆地结束。 也许是我思念过度, 很多时候我竟忘了他具体是长得什么样的了。 我很郁闷。 那天清晨。 我开始感到不对。 先背有点痛, 然后痛慢慢地扩张, 然后剧痛好像把我的腰也斩断。 我躺着痛, 我坐着痛。 痛到最后我竟移动不得。 “我大概要死了。” 这个念头让我流泪满面。 别了, 我亲爱的鸿。 我要牺牲了。 为了那个鬼计划。 我拿起电话, 拨给了鸿。 这是个紧急电话, 鸿说的只有非常紧急才可以用的。这, 应该算了吧。 电话铃响了。 好久, 才有人接:“喂?”是鸿的声音。 “谁呀, 这么晚?” 我还没出声, 就听到电话里的女人声音, 声音里还带着半梦中的慵懒。 “我不是, 你打错了。”鸿说得非常清除。 但我还没开口呢, 怎么就是打错了呢。我听见了洪挂上了电话。 痛这时从背部传递到了心口。 真痛! 我拨了另外一个电话, 是给隔壁的皓 “皓。。。”声音里带着哭腔 “出什么事了? 我就过来。 半分钟, 皓闯进了我的房间。 “我痛, 我哪里都痛, 我要死了。” 我知道我满脸都是湿的, 我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泪。 “我叫救护车。 坚持一下。” 当皓把我抱上救护床上时, 我感到了力量, 感到了他的体温, 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我贪娈地把脸埋到了他的胸口。我要抱抱。 以为是生死关口, 其实只是肾结石。 医生立即控制了我的痛。 但我的心痛是没办法的。 我开始怀疑, 我为什么要离乡背井, 我为什么要忍辱负重, 我为什么要拥有这么多秘密, 要欺骗, 要假结婚, 我为什么要让年迈的父母如此地担心。 这一切都为了一个叫“鸿的男人。 值吗? 剪不断, 理还乱。 我不要想了。 我决定要转移注意力, 结一件毛大衣送给皓。 我这个人说到底是很贱的: 不怕别人对我不好, 就怕人家对我好。 我非常感激在那个糟糕的清晨, 能有这么一个胸膛可以依偎, 看来, 上帝还是爱我的。 我打了底针, 叫来了皓, 想量一下尺寸。 我把皓给吓坏了。 “你要干嘛?“ “给你编织羊毛大衣。“ “这是我奶奶的活, 你怎么也会?“ “我也有奶奶的, 小时候学的呀。“ “你太不可思议了。 你看起来这么新潮, 骨子里又这样古老。“ “别暗恋我奥, 我这么优秀的女人!“ 皓突然转身抱着我, 紧紧的, 那种让我窒息的拥抱。 我试图推了推他, 但我推不动。 接着, 他开始吻我, 从额头开始, 一点一点往下。 要命的是我身体开始有反应了。 我也开始回吻他, 我是饥渴的, 贪婪的, 不知羞耻地。 我的炙热又鼓励了皓, 他微微地放松了我。 把姿势调整到了最舒服的状态, 我们从粗到细, 缠绵着, 缠绵到了“不知今夕是何年“的状态。 最后我们精疲力尽地躺在了沙发上。 “什么时候开始暗恋我的。?“ 我瞟着皓。 “那天你鼻涕眼泪往我身上擦的时候。“ 什么呀, 明明是我想寻找一个坚实的胸膛靠靠的时候, 到他这里怎么就成了眼泪鼻涕的故事了? 不解风情的男人。 “那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皓也会好奇. 我不知道, 我喜欢他吗? 但是我的身体肯定是喜欢的。 我从来没有过这般的渴望, 没有过这般的享受。 这只不过是亲吻而已, 我已经不能自己了。 我, 是应该羞愧的。 我出轨了, 我是有爱人的人, 怎可以这样地轻浮?但是, 我真的好想要。。。 可能是皓从我脸上读出某种暧昧, 他又靠了过来。 这一次他不仅亲吻着, 还开始抚摸着我。 激情再次燃烧。 我看见了灵魂的挣扎 。我发誓: 以后如果我的老公肉体出轨, 我保证不哭不闹不上吊。 因为这还真的不是理智或道德所可以控制的。那时 该做的只是善后。 但是此刻我是真的不可以的。 我的人生已经足够复杂, 我负担不起更复杂的状况。 我用膝盖和手把皓推开了;“我, 不要这样。“ 我看着一脸愕然的皓:“ 你和我, 隔着鸿, 隔着一个五十万人民币。“ 五十万是纸婚的价格。 皓已经收了全款。 莫非他要毁约? 莫非他要我做他秘密情人。 难道我真的如此不堪吗? 皓明显地怔住了。 “皓, 五十万, 你可以无数次和绝色美女性爱的。” “谢谢你!按摩院的价格我比你清楚。 也谢谢你提醒我我原来是个下流的人。” 皓说完。 非常生气地摔门而走。 我非常懊恼。 好好的事竟变成这样。 只是我没有选择, 我已经成了“小三”, 真不想再变成“情人。” 皓两天没有回家。 我打电话他也不接。 莫非真的去了按摩院? 我有些担心, 更有些嫉妒。 第三天, 皓竟然带着鸿进来了。 我是实实在在地呆住了。 我并没有如想象般地尖叫着扑入鸿的怀抱。 我有些恍惚, 为什么鸿看上去那么老呢? 不但老而且萎靡, 皓跟在后面一如既往的冷。 鸿见我没反应, 依然分度翩翩地过来和我拥抱, 我这时不自觉地闪开了。 “咦, 你怎么来了?” “皓说发生了紧急事情, 要我立即到。”鸿的失望很明显。 “都快坐下。” 我看了一眼皓, 皓无明显表情。我有不妙的感觉。 “尽管难以启口, 但是还是快刀斩软麻的好: 鸿, 叫你来, 就是想告诉你, 这个女人我要了。 我对不起你。 但没办法。 只能对你不起了。” 皓没有转弯抹角。 上来直接说。 我和鸿都被吓倒了。 皓为什么要这样, 我们什么也没做不是吗? 他凭什么不通知我就把鸿带来? “皓, 你一定是开玩笑。 只是这个玩笑有点大。 你应该知道我和辰的风风雨鱼中是怎样走过的。我们的情分是你不会了解的。” 鸿反应了过来, 异常温和地对着皓讲。他同时用眼神安抚着我: 仿佛是说: 有我在, 别怕。 我突然觉得烦操。 我第一次好烦鸿的“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的笃定。 好像什么他都可以精算好计划好安排好。 我真的只能跟着他走他指定的路, 但我却必须去付那条路的代价。 为什么呢? 这时, 两个男人都望着我。 “鸿, 那个辰已经死了, 她痛死的在那个夜晚你不肯接她的电话。 当你和你老婆在被窝里温柔共眠时, 辰死在异国他乡了。”我哭了。 鸿移过身来揽我入怀:“对不起。 我的离婚都要差不多办完了。 我不可以和你联系, 我不能成过错方,这样我们以后才不用担心生活。 我们都有共同的目标, 是不是, 我们可以同甘共苦的, 对不对?”我挣开他。 我不喜欢鸿身上的烟味, 尽管我以前是喜欢的。 我不喜欢他的因为所以然后, 尽管我以前是崇拜的。 我是变了? “鸿。 我以为我好爱好爱你, 但是我们在一起做过什么呢? 除了花钱, 我们没做过一次饭, 我们没手拉手地散过步, 没有大大方方地介绍过彼此给双方的朋友, 我连买一件衣服给你的权利都没有。 。。。” “但这一切都即将改变, 等我离了, 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我们都在努力呀?” “尽管我还不十分清楚我想要什么, 但我至少知道了我不想要什么。 我不要过那种日子, 就是你离了婚, 我还是破坏你家庭的人, 你儿子还是会恨我一辈子的。 我不要了。” 我不知道, 我为什么会这样说, 那一定是我潜意识里这样想的, 才会这样顺口说出来吧。 “你是要变吗? 为了那个男人?为了一个五十万就是出售自己婚姻的人“。 鸿终于怒了。 失去了分度。 我更伤心了: 我和皓是一样的贱。 我们都为五十万 出卖了我们的初婚。“ 我看见了皓心疼的眼神。:“你如果爱过我, 就放手好吗? 你以前说过的, 那一天我变心了, 你会让我走的。” 鸿沉默了。 好久好久, 他抬起头, 我看见了有两颗泪珠蹦了出来。 “你, 我好朋友, 偷走了我的宝贝, 你, 我最心爱的女人, 偷走了我的灵魂。 你们有多么残忍。 你们两个好之为之吧。 这辈子, 我不要再见到你们了。” 鸿站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 他摇晃了一下, 没站稳。 我克制住了想扶他的冲动。我目送着他走出了门。 泪水又不争气地爬满我整个脸。 我觉得我的心被丝的粉粉碎。 别了, 鸿, 别了, 我的年轻, 别了, 我的挚爱。 皓从后面抱住了我, 他把脸埋在我的脖子里, 竟然也是湿热的。

作者:qzuser8096143568 录入:qzuser8096143568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友荐云推荐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泉怡莱床上用品厂(www.subooa.com) ©
  • 官方Q群 站长QQ: 粤ICP备15022419号-2
  • Powered by 写散文网! V4.0.6
  •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