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技巧|香港六合彩特码|北京赛车pk10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爱情散文 >> 内容

前因(小三篇)

时间:2017-8-8 5:56:06 点击:

  核心提示:我认识鸿是在我二十六岁。这时的我已经做了三年总经理的秘书。 多多少少褪去了一些学生的热情和稚气。也学会了一些场面上的东西, 包括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的技巧。 因为鸿公司要去广州交易会, 突然他的秘书怀孕了要保胎, 不肯去广州, 所以我的老板要我去帮他。 我老板临走前还说: 没事的, 皓很大方的,...
我认识鸿是在我二十六岁。 这时的我已经做了三年总经理的秘书。 多多少少褪去了一些学生的热情和稚气。也学会了一些场面上的东西, 包括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的技巧。 因为鸿公司要去广州交易会, 突然他的秘书怀孕了要保胎, 不肯去广州, 所以我的老板要我去帮他。 我老板临走前还说: 没事的, 皓很大方的, 跟着去玩玩吧。“ 反正我也整天无从事事, 也没个男朋友, 想想去玩玩就去玩玩吧。 那年鸿四十二岁。 皓的确对我不错, 他的员工都是二人一间房, 他单独让我住了标准间, 也省却了不必要的东打西探的一些非工作压力。 我虽然敏感, 却是粗线条的人。 我当然看到了皓的女员工们对皓的仰慕的表情, 但是我以为那些只是拍马屁的一种。 我又不是他的员工, 这些表情是不用装的。 鸿看上去很是高兴, 可能在广交会上拿到了许多单, 整个人显然轻松了起来。 在广州的最后一个晚上, 他喝了点酒, 说了一些段子。 在饭桌上, 硬要我坐在他的傍边。 我是无所谓的, 反正和大家都不熟悉, 反而这些天一直跟着鸿, 他看上去确实更亲切一些。 一直, 每个菜上来后, 他一直给我布菜。 这使我有点受宠若惊。 平时, 给别人布菜的总是我, 负责搞气氛的也是我, 有时还要故作天真耍个傻, 让宾主之间尽快地缩短距离。 在大笑之中完成大家默认的零差价。 于是买卖便成了。 但现在, 我矜持地坐在那里, 享受着大老板的殷勤, 享受着同桌的若有若无的嫉妒。 原来, 生活还是可以这样过的。 周末我们回到了上海。 周一, 我上的班。 我老板满面笑容地走到我办公桌前: 听说你和鸿这次配合得很好?“ “是吗?” 我有点诧异。“鸿说的吗?” 我不知道, 没有人告诉过我。 “小姑娘终于出道了。”真不知道我老板为啥要这样得意, 拿订单的又不是他。 “是不是会加点工资?” 我忙打蛇随影。 “有比加钱更好的事。” 说完, 老板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 他示意我打开这个盒子。 我打开了盒子, 一条项链!我有点吃惊: 这是条我在白云机场候机室看见的项链。 当时是看了很久。 那是因为太漂亮了。 玻璃的鸡心, 里面有两颗红豆, 红的对着黑色在那里躺着。 串着鸡心的是一根鱼线, 细得若有若无。 所有, 你想呀, 如果戴在脖子上, 几甫看不到鱼线, 只见两颗红豆在胸前滑动, 是否性感?“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我是爱不释手的, 但是价格有点贵, 是我两个月的工资, 又不是金银珠宝, 总觉得有点不值。所以最终还是放下了。 “怎么会? 它不是在白云机场的吗?” “不知道。 鸿给我的, 他说你喜欢的。 所有他买来了谢谢你这次帮忙。” 我收下了项链。 心里是欢喜的。 但还是想不明白。 我没见到鸿买呀。 最后是他催我登机的, 没时间买的呀。 又见鸿是在泊特慢酒店的自助餐厅。 大概有七八个老板在讨论一个很无聊的地产拆迁事宜。 只有我和鸿的秘书是两个女孩, 而且那是我们第一次进西式自助餐。 我们抑耐不住兴奋, 唧唧喳喳地猜测什么东西, 或在讨论奇怪的味道, 总之在那边自得其乐。 我们一次一次地取食品, 一次一次地在那边傻笑。 据我老板后来说: 实在象两只老鼠掉进米缸中的贪婪。 一点也不见职场女子的谨慎和矜持。 不知我们是第几趟回去, 我老板忍不住了: 嘿, 你们两个多久没吃东西了?“ 我的脸顿时红了。 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也意识到了别的人都只走了一趟。 每个人在看着我们, 有善意的或不善意。 “没事的。 这就是年轻的好。 吃什么都是好胃口。 来来, 什么最好吃,去拿些回来, 让我们也尝尝。“ 鸿含笑着, 不动声色地解了围。 好像是替他的秘书, 但我却感到了他是在看着我。 再见鸿是在锦江饭店。 又是一大桌人在吃饭, 又是白酒灌来灌去的庸俗。 我难受得很, 头痛肚子疼。 空调又开得嗦唆冷。 我还要徉装着欢笑。 还要周旋着客人。 不知何时, 一个服务员递给了我一杯热水。 我感激地望着服务员, 但服务员却指了指皓。 于是我看到了他那关切的眼睛。 我心里暖了起来。 但肚子却越来越疼。 尽管我知道我的肚子疼是每个月都要折磨我一次的, 应该不必紧张的。 但这天, 真的疼得特别。 这是鸿走到了我老板的旁边, 轻语着, 我老板看看我: 你不舒服吗? 我点了点头。 “那让司机先送你回家吧。“我老板说。 “我还有个局, 要不我送辰好了。 先闪了。“皓 用力地攥着我, 把我带出了餐厅。 当我走出宾馆大门的一霎那, 我吐了,我好像把五脏六肺都吐了出来。 昏昏中, 我被带进车中, 我好像是记得皓半抱着我, 用他温和的手揉着我小肚, 感觉好了一些, 但我还是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 我正躺在急诊室, 在吊水。 床旁边坐着鸿。 他见我醒了, 笑了: 活回来了。没事, 只是痛经加低血糖。 我非常的难为情, 尽管这个男人把痛经说得象咳嗽那样轻巧。 我都不敢看他了: “您先回去, 等完了我自己打车。“ “应该没事了。 那我先走了。“鸿也没客气。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 也不知怎样谢你。“ 我心里真是有感激的。 “怎样都好, 只要不以身相许。“鸿玩笑着。 我也笑了: 请你吃饭?“ “你还要吃饭呀?我看你的青春都已经耗在了饭桌上了。” 我不知该怎样地接话了。 他是大老板, 我能送他最贵重的礼在他眼里也不屑一顾的。 “我会给你谢我的机会的。 先走了。” 鸿走了。 我心里有点异样。 也说不清是什么。 只是在反复地纠缠着: 他到底有没有揉过我肚子。 几星期后, 鸿打电话给我, 问我要不要看话剧“留守女士。” 我知道“留守女士”的票很难搞。但话剧是我的挚爱, 我一般是不随便与别人看的, 除了几个死党。 鸿好像感觉到了我正在找拒绝的理由:“这是你谢我的机会奥。陪我。” 聪明! 他在读我。 我有些感动。 也罢。 去看话剧了。 我带着他送我的项链, 着一条宽大飘逸的白连衣裙, 一双白高跟鞋。 施施然地到了小剧场。这个时候我知道我是好看的。 所以我看到他的眼睛一亮, 满满的小得意。 “项链很配你。“ “对了, 还没谢你的项链呢。 你后来派人飞去买的?“ “你怎么不想我是下飞机后又直接飞回去买的呢。?“ “不会吧? 你又让我无以为报了。 不要搞得每次见了你, 好像就会欠你点什么。“ “是我欠了你的!“ 皓如此说。 我有些听不懂。 为什么他欠我的? 我正胡思乱想之际, 鸿把我拉进了剧院。 我们看了话剧。 那个奚美娟在台上哭, 我在台下哭。 整个话剧我是投入的。 哭和笑是淋漓尽致的。 从剧场出来我们找了个咖啡屋小坐。 人的缘分是一个难解的东西。 如果我们能到此为止, 那么于我于鸿的人生应该会顺利一点。 但是缘分在继续。 鸿时不时地带我出去玩一下, 理由是他不要我再象在泊特慢酒店那样, 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模样。 他最不喜欢我的是我一口的满嘴谎言: 你说谎, 表明你在怕。 你在怕什么呢? 问问自己。 你实在不必怕, 我永远在你身后, 我会支撑着你。 你也不必讨好别人而说谎, 在这个世上, 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记住, 只有不轻易说谎, 别人才会信任你。 于是在你需要说大慌时。 谎话才不会被揭穿。女孩子要矜贵。 对人要和善尊重但保持距离, 对物要为己用而不为物用, 对钱更要淡然, 千万不要别人花我也花; 别人花不起, 所以我要花。 只有真正喜欢的, 你可以花, 只要在能力范围, 不必计较贵或贱。 对事。 我们尽力与尽心, 成不必狂喜, 只是努力的回报, 不成, 不必纠缠, 要把精力投到下一件事。 在某种意义上, 鸿如我的领路人。。 于是我渐渐地改变, 我开始不胡说八道了, 我的品味也在改变。我改变了一切匆匆忙忙, 变得更游刃有余了。 我明白了无论人的地位或处境或文化程度有多少差别, 人的灵魂是一样的珍贵。 我知道鸿是喜欢我的。 我知道我是喜欢跟着他去到处见识的。我自欺欺人地不去想我们究竟会何去何从。 该发生的是会发生的。 那个圣诞夜, 鸿向我表白了。 “辰, 要你在我的生命里。”当他挽起我的长发, 把他送的发夹别上了。 我傻傻地望着他。 他附身就吻住了我的唇。 我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鸿的唇非常非常的软, 软得让我心荡神怡, 鸿的舌头更软, 当他吸吮着我, 仿佛有一股柔软却异常坚定的力量要把我融化进他的身体里。 我任着他, 体验着这从未有过的快乐。 就是这一夜, 我在懵懂中, 完成了女孩和女人的蜕变。 整件事, 其实没有我所想象的痛苦, 也没有书上传说中的上仙境之感。 我只是感动于鸿的幸福感。他崇拜着我的身体, 近似于失态。 完全没有了一贯的谈定。 “辰, 那是完美。 完美得如我想象。” 我突然觉得我好伟大。 我搞不清为什么我会有此感觉: 一种牺牲的幸福感, 一种奉献的庄严感。 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水乳交融呢? “我爱你, 辰。 从第一次见你, 我就知道你是应该在我生命里的。 你的神态, 你的笑, 你的羞涩, 你的嗔怒, 无不是我熟悉的。我好像已经认识你几百年了。。“ “你不要吓我。 我才不要和你认识几辈子呢。 这辈子的事, 这辈子了好了。“我突然烦了起来。 因为我想起了鸿是有老婆孩子的。 “鸿, 我是不是突然成了小三了?我不要的, 我不干这种游戏的。” “辰。 你已经在我生命里了, 我是再也不会放你走了。 你不明白我的感觉。 你不知道你有多好,没有多少女人可以如你般地接受, 无论我怎样给你, 给你什么, 你都可以接受到了无痕迹, 吸收得无影无踪。你是宝。 在我这里, 你不是小三, 你是我的唯一。” 我再次被鸿的热烈感动了。 从此, 鸿更宠我了。 他待我如待宝。 如果说以前他还有象人生导师, 现在他就是一个痴情的男人了。 世上本无秘密。 加上我们爱得得意忘形, 暴风雨终于来临了。 可惜我们都不是高尔基的“海燕。” 我老板首先发难:“辰, 怎么回事? 你竟然和皓搞在一起? 你要不要脸? 他都可以做你爹了。” “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弱弱地。 “算了, 别解释了。 反正你不能在我这里做了。 我太太和皓的太太是闺蜜。” 他挥手:“你做好准备, 皓老婆是很厉害的。 你不是她的对手。“ 果然, 皓的老婆很厉害。 她要把皓踢出公司, 要他净身出户, 要他从此不见再儿子。 鸿当然是不肯的。 他居然否定我是他的宝贝。 我静静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我以为从此就要和鸿一刀两断。 尽管他说过: 这辈子, 除了你, 我什么都可以放弃的。 但我真的没那么天真, 我知道, 这辈子, 他除了我, 实在是什么也不可以放弃的。 那我怎么办? 鸿不是教过我吗: 什么事尽心尽力了就好。 不成, 不必纠缠。 但是鸿, 他翩翩风度地做了他的最好: “对不起, 辰, 让你担心了。“ “没事的, 只有你好, 我可以退出的。” “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退出? 我说过这辈子我要你, 我要你在我的生命里。你不够爱我。“ “那你要怎样?” “辰, 信我!要非常非常地信任我。 我安排了你去新西兰, 会和一个男孩假结婚, 于是你就会拿到当地的居民证。 这大概需要两年时间。 在这两年里, 我会妥善安排好家庭。 两年后, 我去新西兰找你。” 我听听就晕。 这么复杂的事, 我能够做吗? 但离开这个是非地, 倒也不错。 “辰, 你就当这个是新的大项目。 如果每个细节做对了, 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我知道, 在鸿面前, 我是没机会有异议。 他是那样成熟周到。 又是如此聪明。 我顺从地点了点头。 他难过地抱着我: 对不起, 都是我不好。 我很不舍得你走, 但我实在没更好的办法了。 我安慰地拍拍他的背: 信我, 我可以做好的。 我在那里等你。 说完, 我突然感到悲壮, 我哭了。

作者:qzuser8096143568 录入:qzuser8096143568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友荐云推荐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泉怡莱床上用品厂(www.subooa.com) ©
  • 官方Q群 站长QQ: 粤ICP备15022419号-2
  • Powered by 写散文网! V4.0.6
  •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