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技巧|香港六合彩特码|北京赛车pk10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

难题

时间:2017-8-7 13:28:57 点击:

  核心提示:我不知道别人有无这种体验: 就是你已经很努力了, 但那件事就是做不好。 然后的结果岂只是一个“沮丧” 可以形容的。折磨我已久的就是数学。 想当年, 高等数学里的“长脚S” 还有“大写的E” 等等, 我是反正从来没搞懂过。 或者有时候好像是懂了, 但转身就把诸多的定理公理和公式都搞在了一起。 这个数学...
我不知道别人有无这种体验: 就是你已经很努力了, 但那件事就是做不好。 然后的结果岂只是一个“沮丧” 可以形容的。 折磨我已久的就是数学。 想当年, 高等数学里的“长脚S” 还有“大写的E” 等等, 我是反正从来没搞懂过。 或者有时候好像是懂了, 但转身就把诸多的定理公理和公式都搞在了一起。 这个数学到底有迫害我多深呢? 直到现在我还在做噩梦, 从来都是一样的梦境: 要数学考试了, 突然我发现近几年我连数学书都不曾打开过, 怎么考? 但在意识里是必须考的, 不读书只是我的错。 然后急的团团转。 其实当年我还蛮努力的。 这个教我们数学的教授可以作证的。 尤其是要毕业考前夕, 数学老师天天抓着我去他办公室开小灶。 可能他要证明“没有学不会的学生, 只有教不来的老师“, 反正我们两个人都用大力了, 但石头就是不会开花。 我记得最后一天坐在他的办公室, 他到底有些许温怒, 他指着我: 你看着我做什么, 你看题呀! 我当然是无比的惭愧:“ 我在想, 不如我们换个脑袋好了, 应该要比教会我容易点。” 话脱口而出, 老师忍俊不住, 笑了。 但我还是看出了笑容里的绝望。 再后来, 我高数居然过了。 我是用背历史的模式把考题背了出来的。 虽然是不多不少60分, 但是终于给学生生涯的一个完美的句号。 在毕业聚餐上, 我把数学教授从人群中找了出来。 因为是喝了酒, 大家都有些松弛。 没人故作姿态。 “其实我知道我有点不聪明。。。“ “呵呵, 你以为你在前面加个 不 字, 你就和聪明二字可以有联系了?“ 刻薄呀!其实我是听到过他亲口对我说, 我比猴子还有笨的。 但我不生气, 我是来谢恩的。 “我也知道我不漂亮。。。“这是我打了腹稿的词, 总得说完。 “你们来这个学校又不是来选美的, 说正题好了。“ “为什么要帮我?“ “唉,辰, 你是一个好学生, 对数学也已经尽力了。 只是五音不全的人再如何练习唱歌, 还是唱不好的道理是一样的。 今夜过后, 你就踏上了社会, 各种的难题在等着你们。 只不过, 我不想做你的第一块绊脚石。 做老师的, 把门为你打开, 就是这样的。“ “那, 我先干为敬!” 我咕咕地一口气把啤酒干净。 我以为他会知道我的感激。 但没想到他朝我白白眼:“你真是笨。 酒是拿来灌别人的, 那有灌自己的。”他边说便不耐烦地走开。 于是这一页就这样翻过去了。 以后我每每想起来, 我都不明白为什么他独独要帮我。 但是我把他称作为“数学老师现象”。 每次有我过不去的坎时, 我总会期待“数学老师现象”重现, 而且每回都多多少少得到别人的关键的帮助。 但是阿德好像就没有我这般好运了。 阿德是我住过的石库门房子的邻居。 他要比我年长十五六年。 说起石库门, 实在不是如现在新天地那样风光的。 那是狭小的弄堂, 人口的密集度是非常地高。 所以弄堂里有停着的自行车, 有刷完的马桶, 有人或在生煤炉或是拿着脚盆在搓衣服。 反正一片的狼藉, 一片的繁琐。 小孩的哭声, 大人的叱喝声, 老人的抱怨声, 充斥在暧昧的空气里。 在我的少年记忆里, 仿佛这里的天也特别地暗。 直到现在, 我听到“接地气”这词, 我才明白那里就是“地气”。 反正那里住着都是些没有社会地位, 没有办法, 偏偏还觉得自己是“上只角”的一群人。 当然我知道我这样描述我父亲的居住地有些卑鄙, 非常有鄙视自己出身的嫌疑。 但是因为我父亲的“右派” 帽子, 我其实是在“高贵的”华山路阿姨家长大的。当用惯了浴缸抽水马桶和管道煤气的小孩, 第一次必须要回父亲家的不情愿和委屈及不屑, 应该是刺痛了我父亲。 因此在之后的几十年里, 我们两个是永远也唱不到一个调上去了。当然这里不表。 阿德就是在那里长大的。 他有个哥哥和一个妹妹。 当时哥哥和妹妹都去了插队, 阿德留在了上海, 进了纺织厂, 做了机修工。阿德生的白白净净, 浓眉大眼, 当年也是小鲜肉一枚, 再加上是在女生集中的纺织厂上班, 毫无悬念地娶了一个好看的女孩。 大家一起上班一起下班, 住在石库门父母的房子里。以为 人生的美好, 也莫 过于此了。 阿德和老婆就是一对本本分分的夫妻, 没有远大理想, 只想安稳地每一天过好, 一起慢慢变老。而后, 他们有了女儿。 一个非常漂亮的孩子, 理所当然, 这个孩子就成了这对夫妻的全部的世界了。 阿德和老婆因为在一个工厂里, 到最后是同一时间下的岗。 他们夫妇拿着一笔下岗费, 终于有了担忧: 以后怎么办? 钱是一定要存着给女儿以后读书用的。 他们如大梦初醒, 没有铁饭碗了。 做生意没有胆量也没有精明, 文凭连高中的都没有。 思来想去, 阿德去厨师速成班, 以后找个煮饭的活, 多少有点技术含量, 老婆去打份零工, 主要精力照顾小孩, 这个小孩要出人头地, 是一定要读好书的。 于是和上海的别的小孩一样, 他们家大部分的钱给了补课老师, 还有就是小孩的吃用上。 夫妻再苦再省, 女儿该名牌的还是名牌, 女儿想吃的就吃啥。 为此, 他们夫妻俩断绝了一切的亲戚和朋友的往来。 因为不管怎样, 每种感情的维持, 都需要钱的。 他们觉得他们有彼此就够了。 后来阿德在一个政府机关食堂做厨师, 阿德的老婆在一家保险公司帮忙送文件。 钱勉强够用。 但想到他们的下岗费, 心里是欢喜的。 或者买了房, 或者送女儿出国留学? 他们夫妻美滋滋地盘算着, 梦是甜蜜的。 但人算不如天算。 突然间, 阿德的老婆得了骨癌。 因为以前是和亲戚朋友断了联系, 所以在这突然发生的遭遇, 阿德没脸向别人求助。 他们默默地把下岗费拿了出来, 全部花费在了治病上。 命是保住了。 只是以后是无法再干重活了。 女儿尽管在不停地补课, 但是还是没能考上大学。 进了大专, 学了会计。 看到女儿满脸的不高兴, 他们知道如果不看病, 或许是可以送女儿出国读大学的。 于是心怀歉意, 终究是没能给女儿似锦前程。 女儿长得漂亮, 在身后的追求者自然不少。 最后女儿选了一个有三套小区房的男孩, 她以为她可以永别这种石库门的生活了。 从此可以用抽水的马桶和躺在鱼缸里洗澡。阿德夫妇依旧住在石库门房里, 心里盘算着在不久的将来, 有人会来拆迁, 于是他们也可以搬到楼房。 人算依旧不如天算。 女儿结婚生子后, 和婆婆每天吵吵。 在家, 女儿是衣来伸手, 饭来张口, 还要嫌东嫌西的人。 怎奈婆婆就是不肯如父母亲一般地宠她。 而且非要和他们住在一起, 并将其余的二套房出租。 本来选择老公也有脾气好可以控制得住他的意思, 最终没想到的是老公脾气好是因为被他妈妈已经驯服。 所以好脾气的老公是帮不了她的。 这样吵来吵去, 女儿终于抱着小孩住回了石库门父母的家里。 因为人口密度过大, 就是黄金地段, 也没有开发商愿意和他们谈搬迁。 现在女儿的归来, 阿德夫妻面面相嘘。 不得已, 只得接纳。 因为骨头不可负重, 必须另请保姆来照顾小小孩, 以前阿德夫妇只要养个女儿, 现在倒要养女儿, 外甥和保姆。 问问女儿要点钱, 女儿就眼泪水嗒嗒滴, 自己只有大专毕业, 工资很少, 还要穿得时髦, 还要各种派对。 叫女儿问孩子的父亲要钱, 女婿说, 搬回来住, 我会负担一切的。女儿说我这辈子不会再和你妈住。 于是女儿一住就是三年。 忍无可忍, 阿德终于要求女儿离婚。 因为如果离了婚, 小孩的赡养费总应该会有的。 但女婿坚决不肯, 女儿不愿陷入伤感情的官司里去。 阿德重重地叹着气: 人家在我这个年纪已经在到处旅游, 穿着睡衣打打麻将, 而我, 还要尽量地加班加点, 为的是能多挣一点奶粉钱。 我这个人一辈子老老实实, 也不偷懒, 爱护老婆孩子, 从不害人, 怎么结果会是这样的? 我明明没做错什么呀。 是的。 我在心里说: 当年我也是一步一步地老老实实地在计算在推理, 但结果总是错得无可奈何。 只可惜, 你没有你的数学老师来救你。

作者:qzuser8096143568 录入:qzuser8096143568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友荐云推荐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 泉怡莱床上用品厂(www.subooa.com) ©
  • 官方Q群 站长QQ: 粤ICP备15022419号-2
  • Powered by 写散文网! V4.0.6
  •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